李雪含
李雪含

我是全世界最温柔的男孩子 | 立下的flag

今天被一个女孩子加了好友,然后聊天的时候聊到了人的两面性,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。

因此想到了我立下的flag:我想要做全世界最温柔的男孩子。

其实我很偏执,用东北人的话就是倔,他们说还不是倔强的那个倔,我也不懂是那个倔,我自己解释起来应该就是:认死理,这个理是我自己的理。

我和家里的关系并不好,他们常常念叨我,可以理解为数落,我常常以沉默回应,没有办法沟通,我的一句话往往引来几个小时的数落。

这样子已经有很多年了,具体到记不清了。

变成这样应该是几年前的事情:

类似于自己这个时候因为某件事很烦恼,向最亲近的人说出来以后,反而惹来的是数落。

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。

这样的事情瞬间击溃了我的认知:

最亲近的人应该是最不可理喻,最义无反顾的护短的。

现在我还是这样认为,允许身边的人发泄情绪,然后还能好好相处,坐下来好好沟通,而不是只能接受他好的一面,对他坏的一面不能接受,甚至是拒绝接受。

我自己的认知就是这样:如果是我亲近的人,我允许你发泄情绪,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在发泄完之后坐下来好好谈谈这件事,我想成为这样的人,而不是只能接受你好的一面,而对你坏的一面拒绝接受。

对我而言,在暴露自己真实的软弱一面以后,反过来就是嘲讽…这意味着背叛。

而我立下这个全世界最温柔的的男孩子的flag,就是提醒我这样一件事:他们愿意把自己软弱的一面,糟糕的一面在我面前暴露出来,那意味着他们信任我,我是他们最亲近的人,我绝对不能辜负这份信任,不能拿着他们脆弱的一面,糟糕的一面,作为攻击他们的武器,仅此而已。

我是一个偏执的人,我用自己的道理构建了自己的世界,然后偏执的相信自己的道理。

发表评论

textsms
account_circle
email

李雪含

我是全世界最温柔的男孩子 | 立下的flag
今天被一个女孩子加了好友,然后聊天的时候聊到了人的两面性,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。因此想到了我立下的flag:我想要做全世界最温柔的男孩子。其实我很偏执,用东北人的话就是倔,他们说还…
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
2021-09-25